原标题:年内超2亿罚单震慑违规:多机构领千万级巨额罚单,严打洗钱、涉赌涉诈等“支付黑灰产”

  来源:经济参考报

  《经济参考报》记者据网站公开公告统计,2020年以来,央行对支付机构开出的罚单已逾2亿元,超过了去年全年总额,创历史新高。

  其中,商银信被罚没1.16亿为第三方支付史上最大罚单,瑞银信、银盈通、开联通也领到千万级巨额罚单。

  商银信、瑞银信、开联通等领千万级巨额罚单

  2020年以来,央行对支付机构开出20余张罚单,总金额逾2亿元,超过了去年全年1.66亿元总额,创历史新高。

  其中,根据4月30日央行营管部披露信息,商银信被罚没1.16亿,为第三方支付史上最大罚单。

  其主要违法违规事实多达16项,包括:

  (1)擅自中止支付业务;

  (2)挪用备付金;

  (3)变相出借预付卡发行与受理资质;

  (4)未按规定开展备付金集中交存;

  (5)未按规定设置特约商户银行结算账户;

  (6)未严格落实特约商户实名制,存在资料不实商户;

  (7)未及时发现处置特约商户转接支付接口的情况;

  (8)为非法集资平台直接提供支付结算服务;

  (9)违反T+0资金结算服务管理规定;

  (10)未对购买预付卡的客户进行有效身份识别,存在购卡人以商银信公司员工名义批量购买预付卡的情况;

  (11)预付卡核心系统信息采集不全面;

  (12)预付卡业务未按规定管理客户备付金;

  (13)未按规定保存预付卡业务商户资料;

  (14)未按规定结算商户资金;

  (15)在互联网支付业务中未按规定管理特约商户资料,存在没有商户入网资料及合作协议的问题;

  (16)在互联网支付业务中未按规定管理特约商户信息管理系统商户资料信息。

  同时,商银信时任董事长林耀、时任风险管理部总监/高级风控经理张月因对公司违法违规行为负有责任,分别被处罚款45万元和20万元。

  瑞银信被央行深圳市中心支行罚款6124万元,罚单金额居第二。

  处罚原因包括,公司存在超出核准业务范围、未按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与身份不明客户进行交易等。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以来,瑞银信已屡屡被罚,1-7月其累计处罚已超8600万。1月10日央行重庆营业管理部公布行政处罚信息显示,瑞银信重庆分公司存在违反有关反洗钱规定的行为。行政处罚信息显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洗钱法》第三十二条规定,瑞银信被处以809.5万元罚款,并对相关责任人员共处以15.4万元罚款。同日,据央行杭州中心支行发布罚单信息显示,瑞银信浙江分公司因《违反清算管理规定》根据《中国人民银行法》,给予警告,没收违法所得502.77万元,并处罚款499.46万元。

  罚单金额排在第三位的是开联通,被央行营管部罚没总计约2324万元。

  处罚信息显示,开联通违法行为包括未按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未按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资料和交易记录保存义务、为身份不明的客户提供服务或与其进行交易、未按规定报送可疑交易报告,根据相关规定合计被罚款944万元;此外,另因违反清算管理规定、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相关规定,罚没合计约1380万元。此次被罚没总计约2324万元。

  银盈通也领到了央行开出的千万级巨额罚单。

  反洗钱 、非法业务结算等成受罚重灾区

  从具体被罚原因来看,反洗钱和为非法交易提供支付结算服务等是受罚重灾区。

  例如,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瑞银信因“与身份不明客户进行交易”等原因收到的巨额罚单,主要就是违反了反洗钱相关规定。

  开联通、银盈通等多家机构因“未按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等受罚,也都可能与此有关。

  行政处罚信息显示,其中银盈通因未按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未按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资料和交易记录保存义务,罚款271万元。

  “罚单背后体现的是监管部门对于支付领域的强监管趋势。”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科技与互联网安全研究中心研究员车宁说,事实上,从2017年开始尤其是去年下半年以来,支付监管的细致程度和覆盖面都有了较大增长,监管持续加码从多环节加大对涉及洗钱和为跨境赌博、电信诈骗等非法业务提供支付结算等违规业务的打击力度。

  易观金融行业资深分析师王蓬博指出,支付机构要避免成为赌博、洗钱等的资金通道,就要精准识别商户,而有些机构的商户数量可能达到百万量级,再加上犯罪手法不断翻新,对于支付公司来说其风险防范技术、能力还尚且不足。

  另一方面,业内人士指出,随着监管压力、行业竞争不断加大,市场上众多中小型支付机构面临着较大的经营压力,也是其频踩监管红线的重要原因。

  多部门持续加力严打支付黑灰产

  记者了解到,针对洗钱、涉赌涉诈等“支付黑灰产”,除了开罚单,多部门还将持续加力强化监管力度。

  8月5日,在支付清算协会召开的防赌反赌研讨会上,央行、银保监会、外汇局等多个金融监管部门表示,将进一步加强银行卡跨境交易管理,完善支付清算业务流程,斩断涉赌资金链。其中,外汇局管理检查司副司长肖胜指出,现在跨境网络赌博,相关的资金池和资金归集清洗结算基本上在境内,在这方面还需要进一步挖掘。外汇局将继续坚持打击赌博,各支付清算服务主体也要进一步健全内控机制,提升科技运用水平,有针对性地加强身份识别和对涉赌资金与账户的风控。

  8月3日,央行召开的2020年下半年工作电视会议指出,将依法有效开展反洗钱监管、调查与监测分析。此前,央行还召开会议专题研究部署打击治理跨境赌博资金链工作,央行副行长范一飞指出,要强化主体责任,严肃问责持牌支付服务主体责任;加强客户身份识别、大额和可疑交易报告、洗钱监测分析、账户取现身份验证等风险防控工作。

  专家表示,当前支付领域主要风险还是合规风险。下一步,监管部门需进一步强化治理机制和技术手段。同时,众多中小支付机构也需要找到更加可持续的商业模式和利润增长点,依法合规发展。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王进和

admin 全民娱乐平台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